這是我在小倩部落格看的文章,聽說是由批踢踢轉載來的

內容小長 但是挺有意思的...











月老廟 作者 faifan (非凡公子)







在這個水泥叢林的都市牢籠裡面,最格格不入的,莫過於這間小廟了。



放眼望去,周圍都是充滿科技感的玻璃帷幕大樓,只有這間廟,就像是不向現

實屈服的唐吉軻德一樣,獨自屹立在其中。



原本應該是朱紅色的磚牆,早已因歲月的侵蝕而褪色,呈現一種極頹廢的黯紅;

原本應該是雕樑畫棟的龍柱,早已經剝落、傾倒,獨留缺眼的青龍與斷角的麒麟,

依舊張牙舞爪。



最令人好奇的,就是供桌前大大小小的腳印了,或深或淺,清楚的刻畫在神案前,

就好像是有人為了發洩而印上去的。



但,極不協調的是,這一間破廟卻異常的香火鼎盛。




香爐裡插滿一把把煙霧繚繞的線香,桌上的供品多到擺不下,還堆到了地上,

燒不完的金紙就這麼疊在金爐旁,熊熊的大火不知道要到甚麼時候才能把它們燒盡。

究竟是甚麼樣的信仰,能讓大家如此又愛又恨?



廟門上模糊又清晰的匾額,雄渾有勁的楷書體,寫著三個字-【月老廟】。





******************************************分隔線******************************************



【月老牽紅線,紅豆寄相思】





一大清早,太陽才剛從東方升起,一個拿著扁頭杖,留著一大把白鬍子的老人,

蹣跚的走進了月老廟。



「月老呀,每次來你這兒,就一定有好吃的。」老人對著神案上的神像說:

「真搞不懂,為何你這裡每天都有這麼多善男信女?」



另外一個老人,從神像後面走出來,這個老人不論是穿著、打扮或是形貌,

都和桌上的神像一模一樣。



「甚麼風把你老土地給吹來啦?」名叫月老的老者腰間纏著一大綑紅線,

滿臉笑意,對著白鬍老人說。



「我呀,就是在我的土地廟裡閒到發慌,所以來找你泡泡茶,順便看看你這裡為何

香火這麼鼎盛。」



原來拿著柺杖,留著大把白鬍的老人就是土地公,而腰間纏著紅線的老者,

就是月下老人。



「你不會不歡迎吧?」



月老呵呵一笑,說:「您老要來找我閒嗑牙,我開心都來不及了,哪有不歡迎

的道理?」



月老手一指,變出兩張太師椅及一組茶具來,對著土地公說:「請坐,反正這些

凡夫俗子也看不見我們,我們就坐在這裡泡茶閒扯淡,順便讓你看看來我這兒的

信眾都求些甚麼。」

土地公一屁股往太師椅上坐,說:「那我就不客氣的叨擾了!」

兩人才剛坐定,茶葉都還未泡開,一個女孩就走進了廟門。



女孩留著一頭長髮,面容清秀,穿著整齊的套裝,讓她的氣質看起來成熟許多。

她放了兩張紙條在桌上,紙條上面寫的,好像是生辰八字。



女孩雙手合十,誠心的對著月老神像祈禱,口中唸唸有詞的說:

「煩請月老您行行好,這是我和我男朋友的生辰八字,

不知道我們兩個是不是有當夫妻的緣分?」



「我年紀也老大不小了,已經到了輕熟女的階段,但是男朋友年紀還輕,

他不急,可我已經不能再等了!」



「不管我再怎麼明示暗示,他都好像裝做沒聽見,我真的好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一個女孩子家,又不能說的太明白,希望月老您顯顯靈,讓我早點成為新嫁娘,

求求您了…。」





女孩拜了又拜,把供品留在神桌上後,就悻悻然的離開了。



土地公轉頭看著月老,說:「老月,這件事您怎麼處理?」



月老瞇著眼,喝了口茶,笑而不答。



正當土地公想繼續追問時,另外一個男孩進來了。





男孩穿著一件鵝黃色的衣服與深色的褲子,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頭髮有些凌亂,而且

不自然的捲俏。



男孩一進門,就雙腳跪了下來,磕了三個響頭,說:「月老公公,求求您幫幫忙…。」





「我喜歡一個女孩很久了,可是我們的關係還一直停留在朋友的階段,我已經好幾

次明白的告訴她我喜歡她,她卻甚麼也沒表示。」



「也不知道她是對我有意思,還是對我沒意思。」

「有人告訴我,我和她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男孩低著頭,失望的說。



「月老公公,我這個人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照道理說,我應該算是個好男人呀,

怎麼卻一直交不到女朋友?」



男孩又磕了三個頭,說:「我大雄在這邊給您磕頭,希望靜香早點接受我的感情,

請您幫幫忙,如果我們有結果,我會買很多供品和紙錢給您的。」



大雄爬起身,從口袋裡面拿出竹蜻蜓,就這麼飛走了。



大雄離開後,土地公又轉頭問月老:

「關於這個男孩,您老又該如何處理?」

「看起來是個好孩子呀…,好孩子應該會有好報的…。」



月老又端起一杯茶,一點一滴的喝著,滾燙的茶湯沾上他的鬍子,冒起些許白煙。



「呵呵…。」



月老依舊笑而不答。



土地公注意到,第一個女孩和剛剛的男孩,手腕上都纏繞著紅線,就跟月老綁在腰

間的一樣。



但是,怎麼覺得還是有些不同…?

但土地公又說不出哪裡怪,只好先悶在心裡。



在這個時候,一台跑車停在月老廟的門口,有一個男人走進來了。



男人板著臉孔,不發一語,下巴參差不齊的鬍渣,沒穿整齊的襯衫,沾了塵土的皮鞋,

透露出頹廢的風格。



男人沒有說話,就這麼站在神像前,低頭沉思。



過了許久,男人終於開口了:

「月老,您應該記得我吧!」

「從我和她分手之後,我就常常到這裡來。」



男人用低沉的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著案上的神像說話:「自從她離

開之後,我才知道自己多需要她,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麼的不珍惜,我才後悔自

己以前犯的錯誤,我才明白自己的行為有多麼愚蠢,一次又一次的傷了她的心。」



「我真的好想挽回她。」

「您能夠幫幫我,再給我一次機會,讓她重新回到我身邊,讓我能彌補之前所犯的

錯誤嗎?」



土地公看見男人手腕上也綁著紅線,但是比起前面男孩和女孩手上的,更加不同。

顏色好像深了一點…。



男人轉身準備離開,他要上車的時候,看著天空,若有所思的說:

「月老,您知道嗎?」

「我現在甚麼都有了,財富、地位,但卻沒有一個可以跟我一起分享的人。」



「我心裡有好多好多話,想對她說…。」

「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她。」

男人上了車,發動引擎離開了。



「好癡情的男人呀…!」土地公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說:

「月老,幫幫他吧!」

「呵呵呵…。」月老還是老樣子,抿著鬍子慈祥的微笑。



「老月,您倒是說說話啊!」

「世界上為感情傷神傷心的人這麼多,他們都需要幫助,剛剛你也聽到了,快點想

想辦法吧!」



月老把茶壺裡的茶葉換掉,說:

「老土地,你有在趕時間嗎?」

「沒有呀!怎麼了?」



月老將水注滿,上好的鐵觀音散發出清香。





【愛情,從來都不是有求必應。】





天界一轉眼,人間數十年,這壺茶一喝就喝了一個月。



「磯…!」



一台跑車急煞在月老廟門口,一個月前來的那個男人,氣急敗壞的衝進廟裡,

二話不說,一腳就往神案上踹。



「媽的!」



「碰!」



男人的腳印,清楚的烙在其他腳印之上,使原本殘破不堪的供桌又更加的搖晃。

土地公原本端到嘴邊的茶湯,因為突如其來的驚嚇而灑了一地。





「大家都說你很靈驗,我也每天到這裡誠心的祈禱,結果勒!?」

「我求你這麼多次了,你為甚麼不幫我!?」



男人把一張紅色的卡片往神桌上一摔,說:「我今天收到她的喜帖,她下個月就

要結婚了!」



他把雙手往頭髮裡插,痛苦的說:「我這麼愛她…她到最後還是不肯原諒我…為

甚麼…?」



土地公注意到,原本在男人手腕上的紅線,已經斷掉了,而且從原本的暗紅色,

變成可怕的黑色。



「月老…。」



月下老人倒是老神在在,完全不為所動的說:「這種事情在我這邊常發生,別緊張,

繼續喝茶。」



「這…。」

「不然你以為神桌前這麼多腳印是怎麼來的?」月老沒好氣的說。





原來這些大大小小的腳印,都是像這個男人一樣,在感情上受到挫折之後,憤憤

不平所留下來的。



男人滿身酒味,開始瘋狂的咆嘯,開始怨天尤人,自顧自的埋怨起所有事情,好像

全世界都對不起他一樣。



「月老…這樣好嗎?」土地公擔心的說。

「喝茶吧!別理他,累了他自己就會走了…。」月老拿起了聞香杯,毫不在意的說。



「你為甚麼不實現他的心願呢?」土地公問道:「他只是想挽回所愛的人,不是嗎?」



月下老人放下了茶杯,看著男人,緩緩的說:

「這個男人很自私。」

「他以前的女朋友,對他很好,但他卻不知道珍惜,做了很多傷害她的事情。」

「我已經給過他很多次機會,但他卻老是本性不改。他的女朋友傷心欲絕,毅然而然

決定離開他。」





「妳怎麼都不了解我對妳的感情?都是妳害我這麼痛苦的!我恨妳!」

「我都已經認錯了,妳還要我怎麼做?」

「妳知不知道,世界上不會再有人像我一樣對妳了…。」

「都是妳害的…!」



月下老人指著男人,說:

「你看,他的個性就是這樣,永遠只覺得是別人的錯,永遠都不會檢討自己。」

「這樣的個性不改,不論是誰跟他在一起,都會很痛苦。」

「他的女朋友…嗯…應該說前女友,現在過的很幸福,那我又何必多事呢?」



土地公看著男人無助的眼神,雖然覺得不忍心,但轉念一想,月老說的話不無幾分道理。





男人發完酒瘋之後,搖搖晃晃開著車走了,過沒多久,大雄走進了月老廟。



「怎麼會這樣…?」大雄哭喪著臉,人中上還掛著一條鼻涕,一進門就跪了下來。

「月老公公…」



大雄開始嚎啕大哭,說:

「你怎麼都不幫我呀…。」

「靜香跟我說,她已經交男朋友了…。」

「嗚…。」



土地公看到大雄手腕上的紅線也斷掉了,同樣的,顏色由鮮紅轉暗朱,怎麼看都很詭異。



「老月呀,剛剛那個男人不是好人,你不幫他我可以理解,可大雄是個善良的好孩

子呀,你怎麼不幫幫他?」



月老又沏了一壺茶,惹的滿室茶香,抬起頭說:「老土地,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



土地公不解的問:「甚麼意思?」



月老解釋道:「你是福德正神,庇護著所有土地上的子民,會盡量滿足百姓們的心願。」



月老頓了一下,繼續說:

「但愛情這種東西,從來都不是有求必應。」



月老接著說:「在大雄來我這兒之前,靜香就來過了,她是一個有自己想法的女孩,

渴望一段特別的愛情。」

「她也有自己喜歡的男孩,但絕不是大雄這樣平凡的類型。你說,

我是該答應大雄的請求,還是要完成靜香的願望?」



土地公遲疑的說:「這…。」



「不管我成全哪一方,都會有人得不到愛情。」



月老看著跪在地上哭鬧的大雄,說:「老土地呀…你有注意到他們手上的紅線嗎?」

「喔…有呀…這不是他們的姻緣線嗎?」



月老點點頭,說:「沒錯,一條紅線繫在兩個人的手腕上,紅線越粗,表示兩個人

之間的緣分越強,牽絆也越深。」



土地公好奇的問道:「這紅線不是你綁上去的嗎?怎麼你現在又說他們之間不適合?」

月老回答:「不全然是。」



「我腰上這條紅線是仙界的東西,本身有其靈性,而且永遠用不完。它會自己尋找適

合的男女,然後為他們纏上紅線。」



「即便是我,也無法硬性為哪兩個人綁上紅線。」



月老喝了口茶,繼續說:「但即使雙方綁上了紅線,也不見得能夠白頭到終老,原因

就在於人性多變。」



土地公疑問的說:「人性?」



「對,人性。」



「像大雄手上的紅線,在他和靜香小的時候就已經綁上了,因為他們從小是青梅竹馬,

靜香又是相當具有母愛的女孩,所以紅線認為他們很適合。」

「但隨著年紀增長,靜香進了大學唸書,知識變高了,眼界也開闊了,

人變的獨立有想法,卻也渴望被呵護、被照顧。」



「但可惜的是,這幾年大雄依然是大雄,依然是那個懦弱、孩子氣、需要人照顧的大雄,

所以他們之間的紅線越來越細,顏色也慢慢加深。」



「顏色加深會怎麼樣?」土地公好奇的問。



「到最後,紅線就會變成可怕的黑色,那就表示他們之間的緣分差不多到了終點。」



就在月老與土地公談話的時候,大雄已經離開了,看著大雄離去的背影,土地公即使

有萬般的可憐與不捨,但也愛莫能助。



但大雄才離開沒多久,月老和土地公又聽到從遠方傳來的哭泣聲,

且慢慢朝著月老廟而來。



「他…他不要我了…。」



是一個月前來月老廟祈求姻緣的那個女孩,清秀的臉龐上映著兩行淚,她的眼睛像是

決堤的江水般,一點一點的淹沒了月老廟。



女孩走進門,雙手合十,像是在對神像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說:

「你為甚麼不見我?」

「你為甚麼要傳這樣的簡訊給我?」

「『彼此都先冷靜一下』是甚麼意思?」

女孩每說一句話,就有一顆珍珠從她的眼睛落下,土地公看了,都不禁紅了眼眶。



「難道你連牽著我的手進禮堂的勇氣都沒有嗎…?」



土地公看到女孩的手腕,嚇了一跳。

因為原本應該是綁著紅線的手腕,卻變成了焦黑色的鐵絲,鐵絲上還帶著鋒利的刺。



「老月…那個女孩的手…。」土地公驚訝的說:

「怎麼每個來你這兒的人都哭哭啼啼的,得不到想要的姻緣?你到底是幫桃花,

還是在斬桃花呀…?」





「唉…!」月老嘆了一口氣,從懷裡拿出一把黃金色的剪刀。



這把剪刀鋒利異常,剪刀的把手上刻了三個字:《斷‧情‧剪》



月老手一揮,一道黃金色的光芒往女孩的手腕上飛去,卡擦一聲,女孩手腕上的鐵

刺頓時粉碎。



土地公不解的問:「老月…這是怎麼回事…?」



月老將剪刀收起,緩緩的說:「紅線綁住男女雙方,本來是一段『良緣』,但我之

前就說過人心難測,當紅線認為他們不再適合的時候,紅線的顏色就會慢慢加深、變黑。」



「當這段『良緣』已經傷害到彼此,成為『孽緣』的時候,黑線會漸漸硬化,並且

長出刺來,這時候我的工作就來了。」



「如果我不出手,這些刺會蔓延到兩個人的心裡,人就會感到悲傷、難過,想不開,

甚至造成生理上的問題,讓人生病。」



月老看著女孩,說:

「這個女孩的男朋友年紀比她輕,還不想受到婚姻的羈絆,所以面對結婚這樣的議題時,

選擇逃避。」

「但女孩已經到了適婚年齡,渴望一份安定的感覺,男孩的想法讓她很不安,每天

以淚洗面。他們之間已經為了這件事情吵了很多次,卻還是沒有達到共識。」

「最後,她的男朋友選擇避不見面,只傳了一封手機簡訊要彼此冷靜一下,殊不知

這樣的藉口,比起沒有藉口,更加傷人。」

「所以紅線認為她們不再適合,變成了『孽緣鎖』,把兩個人的心都鎖住了,導致

兩個人都不快樂。」

「感情這種東西沒有誰對誰錯,她男朋友事業心強,希望在工作上有所成就,再來

談婚姻,也可以給未來妻子更好的生活品質,這樣的想法沒有錯;女孩看著和自

己同年齡的朋友一個一個都披上了白紗且洋溢著幸福,不免會心急,她更沒有錯。」



月老又嘆了一口氣,說:

「即使是神仙,也無法強迫哪兩個人一定要結緣,端看感覺和個性。」

「在愛情裡最該學的,不是什麼時間該牽手,而是什麼時候該放手。」

「會令人痛苦的,不是情人的狠心,而是自己的不放手。」



『孽緣鎖』一斷,女孩漸漸止住了哭泣,但她清秀的臉龐上,依然掛著止不住的悲傷。



一個月前放在桌上的兩張八字,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怪風捲起,拂過女孩的長髮,

飄呀飄的,飛到了門外的金爐裡。



燃成了灰燼。



土地公憐惜的對著女孩說:「孩子,別哭了,快快回家吧…!」



月老收起了斷情剪,又為案上的茶壺添了水,說:「『孽緣鎖』易斷,但心上留下

的傷痕,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癒合的…。」





******************************************分隔線******************************************



「月老,我又不請自來了。」土地公握著龍頭拐,蹣跚的走進了月老廟。



月老廟依然瀰漫著一股不協調式的平衡,神案前的腳印越來越多,但桌上的供品和

金爐內焚燒的紙錢,卻依然源源不絕。

月老看見了土地公,笑著說:「快別這麼說,您老來找我喝茶聊天,我開心都來不及。」



手一揮,變出了太師椅和茶具,說:「剛收成的凍頂烏龍,一起來嚐嚐。」



呈現琥珀色的茶湯,漫成一片金黃,土地公拿起了聞香杯,說:

「這種又像熟果又像濃花的茶香,果然是上好的凍頂烏龍!」



「唉…最近百姓的日子難過,內憂外患搞得民不聊生,一大堆人來我這邊許願祈福,

忙的我連好好喝杯茶的時間都沒有。」



土地公像是想起了甚麼事情,抬起頭對著月老說:「對了,老月,上次我來的時候

那兩男一女,後來怎麼樣了?」



月老撫了一撫他的白鬚,說:「他們手上的紅線,都被我剪斷了。」



「姻緣線都斷了!?」

「難道他們就註定要孤獨一生了嗎?」土地公著急的問。



「呵呵…。」



「您又在賣關子了。」土地公沒好氣的說。

「其實你今天來的正好,時間也差不多了…」月老微微一笑,說:「來了。」



土地公往門口一看,天空上出現兩個影子,緩緩的降落。

大雄牽著一個女孩,走進月老廟,他帶著許多的供品和紙錢,放在神桌上,雙手合十

拜了拜。



土地公發現大雄手腕上多了新的紅線,和女孩手上的緊緊相連,且紅線看起來異常堅韌,

表示他們之間的感情穩定。



大雄說了一些感謝的話,又牽著女孩離開了。



「好美的女孩呀…。」

「這是大雄的女朋友嗎?」土地公看著月老,驚訝的問。



「是呀。」月老為自己斟了一杯茶。



「這個女孩看起來比靜香更漂亮、更有氣質、條件更好呀…!」

「大雄是怎麼和她認識的?」



「這個嘛…。」月老神秘的說:「其實他們認識很久了,應該有十年了吧。」



月老頭也不抬的說:

「因為這個女孩,就是技安的妹妹。」



「技安妹?」土地公驚訝的說:「可是我印象中的技安妹不是胖胖圓圓,又粗枝大葉的嘛…?」

「和這個女孩一點也不像呀…。」



「以前的技安妹的確是這樣沒錯。」月老接著說:「她從小就暗戀著大雄,她也知道

大雄喜歡的是靜香,但她不放棄,決心要成為大雄喜愛的女性,所以努力減肥,並且

盡量培養自己的氣質。」



「就在靜香交男朋友的時候,紅線早已經為大雄開啟了另外一條姻緣,在大雄最脆弱

的時候,讓技安妹走進他的生命,為他沖淡了悲傷,也感動了大雄。」

「大雄經歷過感情的創傷,人也變成熟了,也不在是以前那個幼稚的大雄。」



「紅線本來就不是無情的東西,它不斷在為所有人找尋適合的緣分。」

「問題就是出在人本身,是不是能夠好好珍惜緣份。」



月老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說:「看來,他們應該會很幸福吧…。」



土地公恍然大悟的說:「原來您老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了,難怪您老神在在的樣子…。」



月老為土地公倒了一杯茶,說:「人一生中並不是只能擁有一條紅線,這條斷了,

就靜待下一條的來臨,那些為情為愛傷害自己的人,真的很傻。」



「但是有人手上一次有很多條紅線,那就不太好了…。」

月老打趣說:「這種人通常不會有甚麼好下場…。」



「哈哈…。」土地公又接著說:「那…那個開跑車的男人呢?他怎麼樣了…?」





「他呀…。」月老歪著頭說:



「他上次喝了酒來我這裡胡鬧之後,路上就發生了車禍,車撞爛了,人也差點癱了,

小命好不容易才救回來。」



「甚麼?」



「但這也不見得是壞事。」月老接著說:「自從發生車禍之後,他在醫院躺了一段

時間,對生命也有了新的體悟,也對感情有了新的認知。」



「他發現自己個性上的缺點,很後悔以前做了那麼多傷害女朋友的事情,決心痛改

前非,要做一個全新的自己。」

「現在的他,溫柔體貼、認真負責,完全是一個新好男人呀…。」



月老指著廟旁一間高級大飯店,說:「紅線當然也為他尋找到另一段姻緣,你看那

間飯店張燈結綵,就是在籌備男人的婚禮。」

「今天他就要把現在的女朋友娶回家啦!」



土地公看著在婚禮場地忙進忙出的男人,臉上洋溢著幸福,之前的銳氣已不復見,

取而代之的一股讓人放心的安全感。



土地公轉頭問月老:

「那…那個拿著八字的女孩呢?她怎麼樣了?」

「她是不是也找到適合的對象了呢?」



「…。」



土地公著急的問:「您倒是快說啊,別賣關子了…。」



月老沒好氣的說道:

「不然您覺得男人娶的是誰?」



鞭炮聲響,女孩穿著白紗,就像是仙女一樣,由長輩帶著緩緩的走入禮堂,

長輩將女孩的手交給了男人。



土地公看見兩人牽在一起的手,被紅線緊緊纏繞。





這時,月老唱起了歌: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別離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他媽的!你這個死老頭,為甚麼不幫我?」一個男孩衝進了廟裡,伸腳就往神案



上一踹,劇烈的搖晃讓桌上的茶都灑出來了。



「唉…又來了…。」月老搖搖頭說。



土地公拿起了茶杯,笑著說:「不急,我們先喝完這杯茶吧…!」



「那我們再泡一壺茶吧!」



「…。」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窩小姊Sunny 的頭像
酒窩小姊Sunny

酒窩小姊sunny晴天的角落

酒窩小姊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