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不是說說而已,我們已經過了耳聽愛情的年紀

I get your romance,but show me your plan

 

記得大學一年級的時候,第一次在室友的蠱惑下說出“我想念你”這四個字。

電話那頭突然安靜下來,沉默,然後用我聽過的最溫柔的聲音說“那不打牌了,我陪你吧”。

這好像是我關於他的唯一最好的記憶。

當你違背本性,用愛情國度的語言,言不由衷地交流,卻發現只有這種形式大於內容的交流,才能帶來真誠的回應時,這真是莫大的諷刺。

所以我好久沒說過這樣的話了,覺得假得很。

不得不承認,我是一個非常沒有情​​調的人,不僅我自己沒有情調,而且我極端反感別人跟我玩情調。

若一個人以為一束花一盞燭光或是一件禮物,就能讓你歡喜雀躍,那麼他太過看輕你。

若一個人以為眾目睽睽之下,諸如“單膝跪地”式的義無反顧,才能證明他的愛情,那麼他太過看輕自己。

若不能細水長流地書寫內心的溫柔,那轟轟烈烈的一幕一幕,不過是日後回憶自己愛無能的證據罷了。

當然也會有人悲催但真誠地對你說“為什麼我做的所有我認為感動的事情,你都沒有感動”,

我想,這可能就是兩個不同振幅的人,企圖改變自己靈魂的節奏來延續愛情了,其結果也只能是一敗塗地。

 

就像最近火了的那歌唱的,其實野馬就是野馬,你搬去呼倫貝爾,他也永遠不會嚮往你家裡的草原。

但是,我反感情調不代表我反感浪漫。

玩情調跟玩浪漫完全是走火入魔急於求成的周芷若,和人淡如菊卻出神入化的黃衣姐姐的區別。

這兩年跟梁總一起,耳朵裡塞滿的全是她老公如何如何不靠譜,總結起來就十六字:吻技超爛文化太低不懂浪漫不思進取,至今為止只在她玩分手的時候,送過三朵蔫了吧唧的玫瑰花,搞得我跟波波都對此人嗤之以鼻。

後來她老公一聲不吭地在她的城市跑了倆禮拜,然後打電話說已經找好工作了,可以正式結束異地生活了,梁總又開始恐懼焦慮各種矯情。

我和波波對視一眼,再也忍受不了,於是端起酒杯對她老公說,什麼叫男人,不唧唧歪歪不要死要活,自己默默地搞定一切,然後各種雲淡風輕,就他娘的叫男人。

自此,梁總翻白眼翻到死,我倆都不理她。

 

什麼叫浪漫—— 一年陪你過十二個情人節的,總有一天會因為你的公主病掉頭離開,整天短信電話膩膩歪歪到極致的,總有一天窮死在中國移動的面前,為你淋雨打架賣血自殘各種犯賤的,你還指望他結了婚能對你怎樣,把你當成全世界的,有了你家也不回了媽也不管了工作也扔下了dota也不打了,我只能說他心胸太小小到只夠裝得下你,你倆以後就指著一顆玻璃心過日子吧。

 

其實,什麼叫浪漫—— 直言不諱地說我很喜歡你,但請你不要把這當成一種姿態,這就叫浪漫。

你喜歡的正確的一切,他都有要了解和體驗的衝動,並及時告訴你不要沉迷於此不可自拔,這就叫浪漫。

對生活有自己的熱情和憤怒,對未知的事物充滿好奇,獨立自由且重情重義,這就叫浪漫。

指著自己爹媽對你說,咱以後一起孝敬他們,這就叫浪漫。

在我上幼兒園的時候,放學家裡沒人,院裡一個叔叔就坐在樓下的草坪上講故事給我聽,一直到爸爸媽媽下班他才去食堂吃飯。這個畫面我已經忘了,但是我媽還記得,她說那麼粗線條那麼虎背熊腰的一個大小伙子,就這樣陪著一個小屁孩兒,真是難得。

跟大人在一起像大人,跟孩子在一起像孩子,跟狗在一起像狗的人,不難得才怪。

 

俺娘常說:看一個男生怎樣,不要看他對你怎樣,去看他對別人怎樣。

一個能對所有人都抱著一顆友善之心的人,他永遠都不會捨得傷害你。

故偽憤青不可碰,真情種不可碰,話多又沒重點不裝逼就會死的傻X也不可碰。

 

一個女生,十五歲的時候相信童話故事,說明你純真;

二十五歲的時候依舊分不清童話和現實,那就是你幼稚。

 

就像一個男生,十五歲的時候說自己為理想和愛情而生,我會覺得那是萬惡的高考制度下,難得一見的獨創性思維;

但是二十五歲的時候再整天為“愛情”撕心裂肺、為“理想”奮不顧身、雖視金錢如糞土,

結婚時依舊讓爸媽掏錢買這買那、雖張口閉口決不妥協,但遇到與自身利益相關的問題時,便束手無策火大沖天,那你即使有再多的money,也不過是個潛力DS股而已。

 

時間從來不喧嘩。

若光陰飛逝,你卻依舊不能沿著正確的方向沉澱自己的心,那你的靈魂將空無一物,還期待什麼浪漫的共振,只能期待那些矯情無比的小情調,為你從未開始過的青春留下些許蒼白的證明罷了。

讓自己變得強大不只是說說而已,十幾歲的小蘿莉們也開始宣揚要成為一個內心強大冷暖自知的女漢子了。

拎個水果都嫌重的姑娘,你憑什麼說自己是女漢子,在職場上呼風喚雨的姑娘,對家務事一竅不通,你憑什麼說自己內心強大。

真正聰明的姑娘,一定是福慧雙修的,這跟你會幾種樂器操幾門外語拿幾W月薪飛幾個國家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你除了要有讓自己的雙腳堅實地站在大地上的東西,還要用最柔韌的心勇敢迎接各種挑戰,瑣碎至柴米油鹽,精細至婆媳關係,高端至業務洽談職場縱橫等等等等。

 

溫柔但心有所屬,隨和卻立場堅定,不浮誇不驕躁,看上去永遠是一柄柔柔弱弱的劍,斜斜刺出,才能殺人於無形。

廖一梅說,我挺著脖子支持了那麼多年,最終希冀的竟然也不過是被寵愛,被恰如其分地寵愛。

 

其實養過小貓小狗的人都知道,寵愛誰都會。

可惜越來越多的人把寵愛放大成溺愛,然後各種負能量各種予取予求。

恰如其分地寵愛一個人,同時她能感受到並感激你的這份恰如其分的清醒,這才是關鍵。

很多事情,過了那個度,沒有了“你之所以是你”的原則,便沒有了“愛情之所以是愛情”的意義。

 

所以,若兩個人從根本上是異類,那再多的浪漫在對方的眼裡都是莫名其妙的動作。

試問寶玉的舊帕子,寶釵怎麼能明白呢,楊過的苦痛,郭芙怎麼能了解呢,林朝英對王重陽的百般刁難,丘處機怎麼能想通呢,任盈盈那麼喜歡令狐衝卻不肯讓他入教掌權,她老子任我行怎麼會不納悶呢?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光有情有個屁用,關鍵是懂得

 

既然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那麼,情之所至處,我所做的一切加你所做的一切,身不由己後,我沒能做的一切加你沒能做的一切,就是浪漫。

張愛玲不是寄了所有的積蓄,給放棄她的胡蘭成嗎,徐志摩不是以生命為代價,飛去林徽因那兒嗎,許廣平不是答應魯迅為了朱安願意不結婚,只相伴到老嗎,胡蝶不是在戴笠的數年軟禁之下,依舊忍辱負重地活著嗎?

 

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有很多人對他們評頭論足指指點點。

可是,在彼此的心裡,只要你以你獨有的姿態,以我愛上你的姿態,以你從未改變過的喜悅自由的生命姿態,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在我看來,這就叫浪漫。

 

對於那個三等殘廢外星人拍的《小時代》,我唯一認同的話就是,如果一個人說喜歡你,請等到他對你百般照顧時再相信;如果他答應帶你去的地方,等他訂好機票再開心;如果他說要娶你,等他買好鑽戒跪在你面前再感動;感情不是說說而已,我們已經過了耳聽愛情的年紀。

 

 

博爾赫斯說,我不相信任何語言表達。

《傲骨賢妻》里以希拉里為原型的女主在經歷了丈夫的性醜聞、入獄之後,重逢了給她工作機會、助她度過難關、懂得欣賞她的智慧、且跟她有過一段故事的帥蜀黍Will。

當Will終於沒能忍住自己內心的煎熬,向Alicia表達了沉澱已久的感情時,Alicia打斷他,說了句,

I get your romance, but I need a plan.

Poetry is easy, it's the parent -teacher conferences that are hard. Show me your plan.

我們早過了學生時代詩酒年華,既不會再抱著本朦朧詩獨自吟唱“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也不希望老了的時候才發現“曾有一人愛我那朝聖者的靈魂愛我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所以只有romance是遠遠不夠的。

 

但是我們還年輕,雖然經歷過傷痛,卻在內心深處依然保留一份倔強,以至於我們要的plan並不是money、diamond和social status(社會地位),而是striving、communicating和understanding(註解:努力、溝通、理解)

 

坐在你自行車後座的姑娘離開了,並不一定是為了坐在寶馬里笑,她完全可以騎著另一輛自行車,和你一起創造你們的romance,只要你給她一份建立在striving、 communicating和understanding之上的plan。(來源/人人網,文/熊妍)

 

 

原文在這裡>>>文章: 感情不是说说而已,我们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酒窩小姊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