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六月的時候 我讀了藤井樹《流浪的終點》
不知道從什模時候開始的習慣 習慣在閱讀的時候寫下有感覺或覺得很棒的字句
所以本來閱讀速度很快的我 因為這個習慣 而變的 很慢。

《流浪的終點》這本書寫著:旅行需要目的地,而流浪,需要終點。

或許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 是好的。
因為這寫(紀錄)下來字句會突然的出現在生活裡
感覺有時候 好像是在告訴我一些...Something....



分享閱讀《流浪的終點》の私房筆記:

我很愛你。
著名的心理學家弗洛姆在名著《愛的藝術》裡面說到:

不成熟的愛是:因為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
而成熟的愛是: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

我從來沒想過我是不是需要妳,我只知道我很愛你。




如果愛情可以等待,就不會有人失去愛了。



「蓋有形的東西對人類來說一點都不難,但是蓋無形的東西就比蓋有形的東西難上幾百倍了。」屁仔。

『例如?』小洛。

「人際關係,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兩個字:感情。」

 感情是built。  愛情是happend。




『你知道有些人不管多麼如常,像空氣一樣在你四周,你以為每天早晨睜開眼睛就可以看見。
 可是,當他走了,比一場春雪化得還乾淨,一絲痕跡不留,你就真的....除了在夢裡,再也見不到了。』
 這是沈叔薇對徐自摩說的一段話。

「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徐自摩。




『如果他離開她,是旅行的意義。
 那我去流浪,是什麼的意義呢?』

 在溫哥華的最後幾個月,我每天都在想這個問題。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需要的不是一個意義,而是一個終點。

「因為旅行需要目的地,但流浪需要終點。」我得到這樣的結論。





 於是停留,於是等候。
 於是流浪,於是漂泊。





 決定一個決定究竟要花多少時間? 其實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以為我找到了我人生的方向。』

 「我選擇祝福,讓你追求你的夢想。」





『因為,你/妳,就是我的終點。』

沒有人看得見未來,但有趣的是,每個人都面對著未來,好奇著多久之後的將來會有什麼樣的風景等著你,或是有什麼好玩有趣的事情會發生,你帶著一種未知茫然的探索心情前進,心裡念著「未來,我來了」,然後踏上屬於你自己的流浪旅程。

因為生命就是一場流浪。

流浪本身是一種追尋,這是人的本質,會去追求一種心裡所嚮往的。

一旦開始出發,要流浪多長多遠多久都不知道。

每個人的終點跟追尋的目標都不一樣,但多人都會有同樣的結果,就是會發現,走了好長好遠的路,花了好長好久的時間,讓了好大一圈之後回到原點,然後恍然大悟,『啊,其實最在乎的,已經在原地等你很久了。』




 吳子雲-當冬夜漸暖  演唱 吳子雲  作詞 吳子雲
           作曲 康小白  編曲 康小白


 很多事情 不是誰說了就算
 即使傷心 結果還是自己擔
 多少次失望表示著多少次期盼
 事實證明 幸福很難

 我們之間 不是誰說了就算
 拉扯的愛 徒增結局的難看
 一百次相愛只要有一次的絢爛
 下一次 會更勇敢

 當冬夜漸暖 當大海也不再那麼藍
 當月色的純白變得陰暗
 那只是代表快樂不再那麼簡單
 笑容不再那麼燦爛

 很多事情 不是誰說了就算
 即使傷心 結果還是自己擔
 多少次失望表示著多少次期盼
 事實證明 幸福很難

 我們之間 不是誰說了就算
 拉扯的愛 徒增結局的難看
 一百次相愛只要有一次的絢爛
 下一次 會更勇敢

 當冬夜漸暖 當夏夜的樹上不再有蟬
 當回憶老去的痕跡斑斑
 那只是因為悲傷從來 從不會有答案
 幸福也只是 把酒言歡

 當冬夜漸暖 當青春也都煙消雲散
 當美麗的故事都有遺憾
 那只是習慣把愛當做喜歡
 重要的是 我們曾愛過那一段

 我們之間 不是誰說了就算
 拉扯的愛 徒增結局的難看
 一百次相愛只要有一次的絢爛
 下一次 會更 勇敢






 誤點的幸福
 演唱:吳子雲(藤井樹) 作詞:吳子雲(藤井樹) 作曲:康小白

 

 所以說 我以為 什麼都不會變 我們年輕的夏天
 小公園 盪鞦韆 巷口的牛肉麵 已經忘了是幾塊錢

 而那天 在戲院 你站在我面前 散場人群與你擦肩
 你說事情全都在預料之間 卻沒想到我們會變

 我說親愛的 過去的很美 我們真愛過一回
 我不怪我不怨 那些事那些年 都曾經換過我眼淚

 所以說 親愛的 未來還很遠 這裡不是終點
 我答應讓你挽我的手走過街的那邊 再說再見

 我說親愛的 過去的很美 卻只能深深懷念
 你是否也情願 放棄所有一切 只求幸福不再誤點

 所以說 親愛的 我在你身邊 我們手心正交疊
 如果說街對面 不是下雨天 轉角有間咖啡店




延伸閱讀:2009.06 藤井樹.《流浪的終點》

全站熱搜

酒窩小姊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